語文,應關注語言

作者:教育信息網 2020-04-25 瀏覽:232
導讀: 語文,應關注“語言” 語文作為一門學科,最根本是要教會孩子們如何使用語言,如何用母語交流和表達。教材上選取的文章,不止有其思想上的內涵,還有文本上的示范性,而文本的示范性就是對于語言細節的琢磨,語言細節才是文本的“奧秘”。 我們今天的解讀方法,基本上是沿用英美新批評派解讀文本的...
語文,應關注“語言” 語文作為一門學科,最根本是要教會孩子們如何使用語言,如何用母語交流和表達。教材上選取的文章,不止有其思想上的內涵,還有文本上的示范性,而文本的示范性就是對于語言細節的琢磨,語言細節才是文本的“奧秘”。
我們今天的解讀方法,基本上是沿用英美新批評派解讀文本的方法。新批評派解讀方法的要旨就是“細讀”。讀出一篇文章的核心思想,然后返回到文章本身,找出自己解讀的依據。但新批評派對于文本最基本的組成單位“詞語”的重視,卻被忽視了。其實細讀最根本的就是為了品讀文本細節,領悟語言魅力。內容也許會過時,但語言表達所散發出的光輝卻更為久遠。
語言本身的光輝,其實超越了我們對于文本主題的簡單界定。我們以《登鸛雀樓》一詩為例,一般我們對這首詩含義的解讀會落在“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遠”上,當學生領悟了這一主題,教學也就完成了。這樣的統一解讀恰恰遮蓋了文本本身的光輝。
如果我們用文本細讀的方法,就需要先關注語言細節,而不是先關注主題?!鞍兹找郎奖M”,一個“白”字顯示太陽光輝漸冷,一個“盡”字讓我們仿佛看到了太陽慢慢落下山的情景?!包S河入海流”,黃河正在滾滾不息地流入海洋。我們在這里看到了相對應的兩種景象,一種“盡”,一種“流”。文本給我們展現出的廣闊場景本身就極具感染力。從“盡”和“流”兩個字我們可以體會到這一切是“告別”式的,白日光輝“盡”,黃河東“流”去,兩相對照。
關注文本要注意的第二點,就是要把文本的“肌理”作為有意義的整體去理解。文本在其“流動”中成就含義,我們不能揮刀斷流水,把文本割裂開來賦予意義,這樣做我們就會失去文本本身含義的豐富性。在前兩句里我們跟隨作者看到了白日落山,黃河東流的場景,接下來,按照詩歌“起承轉合”的要求,作者應該“轉”了,但是“轉”是建立在前兩句詩上的。作者看見白日落山,黃河東流,所以要“欲窮千里目”,他想要看什么呢?對了,就是再多看一眼即將“熄滅”的太陽,再多看一眼滾滾東去的流水,作者珍惜這些不停逝去的東西。這樣的關注文本的解讀讓我們串聯其文本呈現出的語言細節,獲得了詩歌的完整境界。如果我們更進一步思考的話,會發現古詩中提到流水,一般都是用來感慨時光流逝的,而“登樓”一般都是表達憂傷的,貫穿這首詩歌的情感其實是對時光的珍惜,對這一黃昏的留戀。
從文本細讀上,我們不止能獲得新的收獲,還能更一進步增進對語言魅力的感知,語文不止要關注主題,還要關注語言的“工具性”,即語言是怎么表達的,意義是如何在文本的細節中生成的,這樣我們才算走進了我們偉大的傳統——有著燦爛歷史的漢語。

轉載請注明出處:教育信息網,如有疑問,請聯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011134.live/post/21860.html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腾讯麻将怎么打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守号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短线炒股群 新疆体彩十一选五 山东11运夺金最大遗漏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11选5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澳门有几种赌博玩法 天pk10最精准计划 吉林快三技巧选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