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黃的裁剪本

作者:教育信息網 2020-04-28 瀏覽:26
導讀: 媽媽會裁剪是我一直知道的事,而且在十里八鄉都知道。小時候,做衣服的還比較多,基本家家都有縫紉機,我們家是一臺飛人牌的縫紉機,媽媽很愛惜,現在還能用。會縫的人比較多,但是會設計、會裁剪的人少。我媽媽是那為數不多的會裁剪的人。 不管是落地娃娃的寶寶衣,還是男童的小西裝、女童的連衣裙,...


媽媽會裁剪是我一直知道的事,而且在十里八鄉都知道。小時候,做衣服的還比較多,基本家家都有縫紉機,我們家是一臺飛人牌的縫紉機,媽媽很愛惜,現在還能用。會縫的人比較多,但是會設計、會裁剪的人少。我媽媽是那為數不多的會裁剪的人。

不管是落地娃娃的寶寶衣,還是男童的小西裝、女童的連衣裙,成人的各種款式的襯衣、西裝、套裙,中年人的中山裝、軍大衣、棉襖,中式旗袍禮服、唐裝,耄耋老人的壽終服......媽媽都會剪,來家里找媽媽裁剪的人特別多。

親戚、鄰居、認識的、不認識的,只要來了,甭管多忙,媽媽都會幫人畫畫剪剪。家里做衣服的工具也很全,大剪刀、硬尺,軟卷尺、熨斗、畫粉...那時候,媽媽總讓我和我姐姐去幫忙買一種叫畫粉的工具,似粉筆能畫到布上,卻是圓圓的,薄薄的。也沒少趁著媽媽的電熨斗自己熨燙紅領巾,同學們也都羨慕我的紅領巾總是那么展。

裁剪好后,會縫制的拿回家自己縫。還有些不會縫制的,媽媽就在我們家幫別人做做。那時候成人西裝做的多,小寶寶的衣服比較多,棉襖比較多,給小孩子改大人的衣服也較多。每次有人來,我都來看看,這都不能引起我的關注。我最喜看做中式的衣服,特別是唐裝,媽媽還會盤好看的扣子,我最喜歡看盤扣子,圍著媽媽認真地看,就等著做好后,把小球球放到圓圈里,反反復復,覺得很好玩。有人勸媽媽開個店,也收個手工費,媽媽堅決不同意,說:都是街里街坊的,收啥錢。我正好會,別人找我,我很樂意,也不會丟了這門手藝。

十歲以前,我覺得媽媽的手很巧,也喜歡穿媽媽做的衣服,不管是新布做的,還是大人衣服改的。手巧的媽媽還給我們設計背包和單肩包。聽到別人說好看,我就覺的我媽媽真是無人能及?;丶覍W給媽媽聽,媽媽雖然沒說什么,但我能看出來,她的眉毛都在笑呢。

后來,市面上賣衣服的越來越來,款式也更新很快,而我進入青春期,也想要更多好看的衣服,就開始對媽媽給我做衣服撇撇嘴,不想穿。覺得沒有同學的衣服流行、時尚?,F在想來真實幼稚啊。

可能不只是我這樣想,慢慢來家里找媽媽裁剪的人越來越少,偶爾會有中老年人來給閨女或兒子家的小孩剪棉衣、棉褲。媽媽也再沒給我們做過衣服。有時坐在縫紉機上做鞋墊,枕套、椅子座墊。一個個圖案精美、顏色艷麗的鞋墊、枕套被母親變戲法似的出現在我們眼前。

這兩年,大姐入了服裝制作的門,有時候會給媽媽說說現在做的什么衣服,剪的什么款式的,媽媽會給大姐聊幾句。后來,大姐經常買一些布回來,說現在大家都在做的衣服,給媽媽說說,媽媽就剪剪,大姐做做。只要有圖片,媽媽也能做,裙子、褲子、連前段流行的翻毛皮外套媽媽都剪了。

這些年,我上學、工作,在家呆的時間特別少。因為疫情,一直在家,目睹了大姐和媽媽的合作。前段時間,大姐拿過來自己的一身格子套裝,上衣和裙子。想讓媽媽給外甥女改成短褲。媽媽欣然接受,比比、畫畫、剪剪縫縫、熨熨。還在上衣的下擺加了褶皺邊,短褲也改得很時尚。小姑娘特別喜歡,直嚷嚷著夏天快來。

前幾天,大姐又拿了一塊金絲絨的布,說讓媽媽做流行的高腰闊腿褲。我一看,這不就是我關注的褲子?我立馬跑過去,也想要媽媽給我做一條。媽媽說:“現在又流行這褲子了?那你們給我看看圖吧。”我和姐姐不僅搜了款式,還給媽媽找了抖音上的講解,媽媽雖然會,但還是很有耐心地聽上面老師的講解。姐姐似乎還能聽懂一點,我一點聽不懂。大姐和媽媽的交流變得多起來了,媽媽看大姐想學,就把珍藏了很多年的裁剪本拿出來讓姐姐看,還給姐姐講解。說都是有公式的。

媽媽的眼睛老花了,卻依然戴著眼鏡剪了剪,第二天姐姐說做好了,大家都說挺好看的,和賣得一模一樣。我除了興奮,也為自己在青春期時撅著嘴不想穿感到愧疚。

姐姐沒帶走媽媽的裁剪本,今天申請了一下想看看,媽媽剛開始寶貝的很,估計想著我這不懂的看也瞎看,我再三祈求,媽媽才拿出來給我,交代別弄壞了,我看時,媽媽還在我旁邊盯著。這一看,媽媽認真的態度令我震撼,母親學問不高,家里孩子多,我媽上學很晚,勉強上了幾年學,后來家里負擔重,就沒再念書了。憑借著幾年的知識,學習裁剪無疑是付出了很多的。每一頁、每一種款式的衣服都有詳細的文字和手繪圖。雖然紙張泛黃了,但字跡依舊很清晰。我問媽媽:“這么多款式,你怎么記住的。每次幫別人剪,也沒見過你看啊?!?





“我早就熟記于心了,不過還要細心認真,檢查檢查再動剪刀,萬一錯了,不只是毀一塊布的事......你教學生,也要認真負責,耐心細心,培養好每一個孩子......”翻著媽媽做的筆記,我回憶著這些年生活的點點滴滴,不只是裁剪,做任何事,媽媽都一絲不茍。我點點頭,“您的這門手藝可不能丟,回來好好教教我們?!薄靶?,筆記記得也很清楚。當時畫圖,我都是在其他紙上畫好幾遍才往筆記本上畫,年輕時,沒少做各種各樣的衣服,八塊錢的學費,學的知識真是價值連城呢?”“可不是嘛。還是您當時學得認真?!?

被表揚的媽媽眉毛、眼睛在笑,就連眼角的皺紋也在笑......

埋在我心底的--年少時嫌棄母親做的衣服不時尚的愧疚感久久不去,我拍了幾張照片,鄭重地把筆記本還給了媽媽。以后,我會經常翻看媽媽的這本泛黃的裁剪筆記,在浮躁時,在輝煌時,在想家時.....

轉載請注明出處:教育信息網,如有疑問,請聯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011134.live/post/21931.html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腾讯麻将怎么打 众信配资 天津时时彩几点结束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专家推荐 中银国际股票推荐 北京快三开奖玩法 银行理财收益率排名 秒秒彩的赢的几率大吗 河北快3三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直选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