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案短了,課就長了!老師,你還在寫“沒用”的教案嗎?

作者:教育信息網 2020-06-09 瀏覽:272
導讀: 過去當老師,被別人檢查教案;現在當教研員,檢查別人的教案。到底什么樣的教案是好教案?大抵來說,大家都會搬出這么幾條:格式完整——有課題,有學情分析,有目標,有重點,有難點,有課時安排,有教具準備,有教學流程,有作業設計,有板書設計,有教學反思。內容具體——一篇課文的完整設計,總得有個千把兩千來字吧。...
教案短了,課就長了!老師,你還在寫“沒用”的教案嗎? 課堂 教師 教學 學生 教學研究  第1張


過去當老師,被別人檢查教案;現在當教研員,檢查別人的教案。


到底什么樣的教案是好教案?大抵來說,大家都會搬出這么幾條:


格式完整——有課題,有學情分析,有目標,有重點,有難點,有課時安排,有教具準備,有教學流程,有作業設計,有板書設計,有教學反思。


內容具體——一篇課文的完整設計,總得有個千把兩千來字吧。


字跡工整——為什么要工整?那是因為領導要檢查啊。


且這樣的要求,不管你是新教師還是老教師,都一個樣。


于是,為了應對這樣的檢查,老師們開始了集體備課——所謂集體備課,大抵是分一下工,每人負責1~2單元,然后從網上或者朋友那里,找一些現成的教案,發給年級組的老師們共享。


老師們真的會用這樣的教案嗎?根據我的長期觀察,我可以負責任地說,大部分老師是基本不用的。因為每個人對文本的理解不同,教學風格不同,學生學情不同,怎么可以用千篇一律的教案呢? 


教案短了,課就長了!老師,你還在寫“沒用”的教案嗎? 課堂 教師 教學 學生 教學研究  第2張


01


靜下心來想一想,寫這么繁瑣的教案,到底是為了什么?


其實,檢查教案的人員,反而更關注教師的個性化教案。


比如,有的老師喜歡把備課夾在書頁中。在字里行間寫點文本細讀,然后夾一張便簽,將教學目標和大致的程序寫一寫。這也行。


比如,有的老師喜歡把過去用過的備課本保存下來,這些備課本,記錄著前幾輪教學的成功經驗和失敗教訓,甚至有過去學生的錯誤作業分析。這也行。


比如,有的老師,對自己的教學有足夠的自信,向領導提出,我可不可以不寫教案?我騰出更多的時間精力去研究文本,研究學生的學習,記錄學習個案,記錄錯誤作業。


再比如,有的老師,什么都不寫,認真地做PPT。PPT 做好了,教案也就寫好了。


當然,剛步入教師隊伍,教案還沒有入門的老師,必要的規范格式,寫個三五年,也許是必要的。


也許你說,這樣自由寫教案,會不會影響教學質量?


不會,管理者進入課堂聽課,是要看課堂效果。聽的過程中,看教師對文本的解讀,看課堂目標適切與否,看教學現場是否足夠精彩。聽課,完全可以看得出老師是否真的備過課。 


教案短了,課就長了!老師,你還在寫“沒用”的教案嗎? 課堂 教師 教學 學生 教學研究  第3張


02


關于教學反思,也值得反思。


真的每課都需要寫反思嗎?其實,為反思而寫的反思,是沒有多少價值的。真正有價值的反思,是抓住課堂中的某些事件——或成功的片段,或失敗的案例,從現象到本質,做深度的思考。這樣的反思,才是有效的。


也許你會問,平時工作那么忙,哪里那么多時間寫反思?!


別急,我不是說每課都得寫反思。而是,有感觸的時候就寫,沒感觸的時候就不寫。



當然,如果教一個學期,卻對自己的教學一點感觸沒有, 就是時候反思自己的工作狀態了。


教案短了,課就長了!老師,你還在寫“沒用”的教案嗎? 課堂 教師 教學 學生 教學研究  第4張


03


再來說說公開課備課。


上了不少公開課,也聽過不少公開課。有些老師問我,老師,你把教案傳給我,學習一下。我說,我沒教案。人家不信,以為我藏著掖著。


不過我說的是實話,最近兩三年,我的大部分公開課,還真沒有教案。沒有教案,不表示我沒備課。我備在心里,備在PPT上。


為什么公開課故意不寫教案?


我常常收到一些老師發給我的教案——有的甚至是已經成名的老師。大部分的教案備得都很詳細,一課時的教案多達五六千字。老師問什么問題,學生答對了怎么引導;學生答錯了,老師怎么引導。有的還預設了三四種不同的回答——當然,老師的評價語也有三四套。


讀這樣的教案,我常常有一種讀劇本的錯覺。


課堂,不是劇場;學生,不是演員。預設得細致一些沒錯。但是,學生的回答,豈是你可以預先寫出來的?你的回應,豈可做到滴水不漏!


再說,寫在教案上的語言,是什么?是書面語言;課堂上的語言是什么?是口頭語言。


為什么我們有時候聽有些課,覺得老師在背教案?因為他把教案中的書面語原封不動地搬到課堂上。語言固然優美,句式固然齊整,但,這樣的課,聽著累,學生也往往云里霧里。這不是交流,而是在賣弄才情!


賈志敏、支玉恒、于永正、薛法根等老師的課,為什么會給你如沐春風的感覺?因為,他們都是用很樸實的口語,在和學生交談,而不是用矯揉造作的書面語在給學生朗誦。


上個月,我和薛法根老師同臺上課。他的《匆匆》一課的教案,多少字?不超過300字。我相信,如果不是組委會印資料需要,也許,他也不會寫。


沒有寫教案,不是不備課。備課的力氣花在哪里?細讀文本,尋找這篇文章和別的文章不同之處,思考教學的目的,安排教學板塊。腦子里,想好幾個環節,想好幾個主問題。至于教學語言,隨機生成。


這樣,你的腦子里,便沒有了教案的束縛。你不用刻意去關注,學生的回答用哪句妙語去評價;你不用刻意去經營,哪個環節的過渡語該怎么出彩;你不用刻意去追求,哪個教學節點該博得老師掌聲。你不會在乎這些,因為,你知道自己為學生上課。把教案寫短一點,是為了讓我們的課堂自由一點,瀟灑一點。


一句話:把教案寫長了,課就短了;把教案寫短了,課就長了。

轉載請注明出處:教育信息網,如有疑問,請聯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011134.live/post/22034.html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腾讯麻将怎么打 新疆体彩11选5d助手 南方双彩手机下载安装 山西11选五5 2019股票配资平台官方排名 香港四不像必中一肖 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中国软件股票最新消 关于防范期货配资业务风险的通知 股票涨跌的原理知乎 秒速时时彩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