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背景下鄉村教師治理角色的重塑

作者:教育信息網 2020-06-12 瀏覽:549
導讀: 皮埃爾·布迪厄認為,在不同場域之中,場域結構與場域環境對行動主體的發展具有很深遠的影響。在我國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之所以能夠有效參與社會治理,體現其獨特的社會價值,是其文化資本在傳統鄉村社會特有的場域環境和結構體系下得以兌現的結果。然而,場域是動態變化的,隨著我國鄉村社會場域結構和環境的變遷,鄉村教...

皮埃爾·布迪厄認為,在不同場域之中,場域結構與場域環境對行動主體的發展具有很深遠的影響。在我國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之所以能夠有效參與社會治理,體現其獨特的社會價值,是其文化資本在傳統鄉村社會特有的場域環境和結構體系下得以兌現的結果。然而,場域是動態變化的,隨著我國鄉村社會場域結構和環境的變遷,鄉村教師的文化資本貶值,參與社會治理的通道變得窄狹,這些因素導致其治理角色逐漸消弭。面對當前鄉村社會經濟凋敝、文化沒落和環境污化的現象,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對新時代鄉村的發展進行了擘畫,文件提出:“治理有效是實現鄉村振興的基礎,建立健全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是實現有效治理的保障?!痹诖吮尘跋?,探討政府、教育行政部門、鄉村學校等相關主體如何合力構建適合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場域,促動鄉村教師去主動作為,發揮其在鄉村社會治理的應有作用,進而提高鄉村治理水平,推動鄉村振興具有重要意義。

一、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治理角色的生成場域及其現代消弭

在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既是知識傳播者與文化傳承者,還兼有鄉村治理參與者的重要角色,其多種社會角色的形成有賴于傳統鄉村社會特有的場域環境。隨著我國社會場域的不斷變遷,鄉村教師的治理角色失去了外部環境支撐,因而逐步消弭。

(一)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治理角色的生成場域分析

人們的社會角色與其在社會場域中的位置密切相關,而人們在社會場域中的位置又決定于其所擁有的資本。

1.鄉村教師所擁有的知識資源是其參與鄉村社會治理的資本

布迪厄在《實踐的邏輯》中指出,文化資本可細分為三種類型,即身體化形態、客觀化形態及制度化形態。在鄉村社會場域中, 身體化形態是鄉村教師文化資本的第一大形態,這種文化資本通常是通過家庭環境及學校教育所獲得的,并成為精神與身體中的知識、教養、技能、品味及感性等文化產物。傳統社會中知識資源的稀缺性使得知識成為身體化形態文化資本的核心要素。在傳統鄉村社會,知識的匱乏使鄉村教師所擁有的文化資本體現出其獨特價值,他們除了擔負著教書育人的責任,也基本承包了鄉村事務中的文字工作,如義務性的替鄉鄰寫信件、寫春聯等,他們依靠自身掌握的文化資本,得到了村民的尊敬和擁戴,會直接或間接地參與到鄉村社會治理之中。

2.傳統社會的鄉村治理場域為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提供了平臺

鄉村治理場域對鄉村教師這一特殊行動主體的價值具有決定性作用。在中國傳統的農業社會及近代的政治活動中,鄉村社會是一個生活共同體,鄉村自治是鄉村治理的主要形式,鄉賢治理是鄉村治理的結構體系,鄉土社會往往是通過鄉間契約和教化進行社會治理的。鄉賢是農村德高望重且具備一定學識和資產的社會政治精英,他們于上是執政者意志的傳達者,于下是農民利益的代表,主要負責協調鄉村社會各種關系,維護鄉村社會穩定。鄉村教師擁有的文化資本在這樣的治理場域中甚至可以兌換為政治資本,有的被直接推舉為鄉賢參與鄉村社會公共事務治理,大多數人則以公共身份參與協調鄉村內外各種資源的分配,以鄉規民約為準調停各種矛盾,規劃協商鄉間發展措施和各種重大活動等?!坝幸咱訋?、塾址為中心而形成一個近乎參議院雛形的說法,并不是言過其實,一個私塾或許不是直接干預地方行政,間接活動的力量確是值得驚異的?!边@樣的描述說明了傳統社會中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普遍性。

(二)鄉村教師傳統治理角色的現代消弭 

新中國成立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后,我國社會經歷了從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的轉型,鄉村社會場域的內外部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鄉村教師所處的教育場域也有了質的改變,其傳統治理角色逐步褪去。

1.鄉村教師文化資本的貶值使其參與鄉村社會治理的優勢不在

社會主義建設需要提升全民素質,《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的頒布,保障了每一位公民的受教育權。經濟的快速發展促進了全民教育的實現,諸如此類的社會環境變化致使教育重心不斷下移,改變了原有的鄉村社會教育場域,知識已經不再是稀缺資源,鄉村教師以知識為核心要素的文化資本極大貶值。另外,隨著信息化時代來臨,即便是生活在交通欠發達的偏僻鄉村,人們也能輕而易舉地獲取自己想了解的信息,這使得鄉村教師不再是鄉村社會唯一的知識和文化傳播者、國家政策宣傳者,文化資本的貶值使教師漸漸走向鄉村社會政治場域的邊緣。同時,信息技術的發展使鄉村社會進入了普泛的、開放的自媒體時代,“解構主義思潮”“金錢第一”“娛樂至上”的思想遮蔽了人們傳統的價值觀,鄉村教師教書育人工作的神圣性不斷被消解,其道德楷模的作用也幾乎蕩然無存??傊?,在失去了基于文化資本所衍化出的各種權威之后,作為農村知識精英代表的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優勢基本喪失。

2.鄉村治理結構的改變窄化了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通道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鄉村社會的鄉賢治理模式轉換為“政治嵌入”模式,即在人民公社階段,國家行政權力機構的設置直接到鄉村一級,鄉村實施公社書記、大隊支書、生產隊長三級管理,各級干部都由上一級政府任命,這種治理模式集權特征明顯,鄉村事務需要層層上報,由政府進行決策,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機會逐漸變少。隨著人民公社的解體,“政治嵌入”模式被“鄉政治村”模式取而代之,在鄉村事務治理的過程中,體現了集權和分權的平衡,村民代表參與決策的制度成為常態,但由于鄉村教師大多是城鎮戶口,具有“國家干部”身份等問題,往往不能進入村民代表之列,鄉村教師參與鄉村社會治理的機會較少。

二、重塑鄉村教師治理角色的必要、可能及其障礙

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關鍵在于治理的有效性。從國內外社會事務治理經驗來看,多元共治是比較有效的治理模式,在鄉村精英人才大量抽離的情況下,鄉村教師作為鄉村社會為數不多的“精英人才”,重塑其治理角色,使其成為鄉村振興的參與者意義非凡。

(一)鄉村教師具備成為鄉村振興智庫成員的先天優勢

改革開放以來,在城鄉發展格局失衡的境況下,越來越多的青壯年放棄農業生產,進入城鎮尋找就業機會最終成為城鎮常住人口,致使一些鄉村開始加速凋敝,材料顯示,全國共有200萬個村莊,每年正以4萬個的速度在消失,出現了許多“空殼村”“空心村”“空巢村”“空轉村”,鄉村社會呈現出經濟孱弱、文化沒落、教育落后、環境污化的現象。黨和國家為了改善這種現狀,決定振興鄉村,實現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宏偉目標,推動農業農村現代化,促成城鄉融合發展。綜觀《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意見》的內容,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實現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需要保證治理有效,因此,建立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成為鄉村振興戰略成功的前提。

鄉村社會治理的有效性關鍵在于精英人才的參與,尤其是具備鄉土情懷、能長期駐留鄉村、了解鄉村風俗文化的精英人才。面對我國社會轉型的過程中鄉村文化精英人才大量抽離的現狀,符合以上特征的鄉村精英人才可謂寥寥,而鄉村教師恰恰是最佳人選。另外,鄉村教師較之其他行動主體,其參與鄉村社會治理的途徑具有多元性。一方面,鄉村教師可以為鄉村建設培養大量的人才;另一方面,鄉村教師可以作為代表直接參與鄉村社會事務的治理。因此,在當前鄉村精英人才抽離嚴重的情況下,重塑鄉村教師的治理角色,使其擔負起鄉村振興的重任非常必要。

(二)鄉村振興戰略政策為教師參與鄉村治理提供了制度保障

鄉村教師作為鄉村社會場域的行為主體,若要體現其特有價值,發揮其文化資本的作用,亟需為其制定相關的規則體系,2018年國務院頒布的《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意見》為鄉村教師參與鄉村治理提供了制度保障?!兑庖姟分忻鞔_提出“建立有效激勵機制,以鄉情鄉愁為紐帶,吸引支持企業家、黨政干部、專家學者、醫生教師等人才投身到鄉村建設中來”的建議,這一建議不僅體現了多元共治的現代治理思想的精髓,也預示著我國的鄉村治理結構從管理型到公共治理型的轉變,也顯示了國家將鄉村治理權力回歸給民眾的決心。鄉村教師作為鄉村社會公共生活群體中的一員,既應承擔起鄉村治理的社會責任,也具備先天條件參與鄉村社會治理。同時,相關部門應以《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意見》為藍本建設一系列規則體系,調整新型鄉村治理場域中各行動主體的利益沖突,為鄉村教師參與鄉村社會治理提供應有的制度保障。

(三)鄉村教師治理角色重塑的障礙

在我國社會轉型進程中,新型的鄉村治理場域尚未完全形成,鄉村社會場域的規則體系需要重新建構,鄉村教師的文化資本亟需積聚等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鄉村教師對社會治理的有效參與。

1.鄉村治理模式的封閉性阻礙了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通道

如前所述,傳統社會中的鄉賢治村模式被“政治嵌入模式”和“鄉政治村”模式取代之后,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通道窄化。課題組對8所學校的380名鄉村教師進行了問卷調查,對于“您從教之后,是否參與過鄉村事務的決策?”,所有教師都選擇了“否”;對于“您是否了解如何向鄉鎮政府、村民委員會表達自己的社會治理建議?”,98%的鄉村教師選擇了“否”。從調研結果可見,鄉村教師參與社會事務治理的渠道受阻嚴重,雖然造成這一現象的原因很多,但關鍵原因在于當前鄉村治理模式的開放程度不高,未能為相關利益主體提供參與機會。因此,鄉村社會需要建構能夠吸納區域內不同群體成員意見的共治模式,為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搭建平臺,讓鄉村教師為鄉村振興提供更多的智力支持。

2.制度供給不足挫傷了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積極性

隨著教師職業專業化水平的提高,作為教育系統一員的鄉村教師,與城市教師一樣,其職責就是單純的教書育人,其參與社會治理的職責并沒有得到各級行政部門的強調和重視。通過對相關政策法規文獻的整理,發現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法》,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都沒有對教師參與社會治理作出規定;在教育行政部門的法律規章以及學校管理制度里,也沒有搜索到鼓勵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制度安排。缺乏相關制度支持,大多數鄉村教師認為自己沒有參與社會治理的責任,而不去關心鄉村社會治理問題;相反,有些社會責任感較強的鄉村教師,囿于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支持度低,教育教學工作任務重等因素,則顯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3.鄉村教師自身的觀念與能力會影響鄉村社會群體對其治理角色的認同

當前鄉村教師隊伍的構成與傳統社會相比,已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鄉村出身的教師占比不高,而且,即使是出身于鄉村,也多是非“本鄉本土”出生的人,與生于斯、長于斯的鄉村教師相比,非“本土化”的鄉村教師對工作之地的鄉村社會熱愛度較低,這些情況都會影響其鄉土情懷的強度。其鄉土情懷不濃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國教師職前培養和職后培訓的過程中,鄉土文化類課程開設較少,致使多數教師對鄉村建設的重要性認識不足,進而缺乏參與鄉村社會治理的責任感。除此之外,鄉村教師隊伍的整體素質不高,與其他鄉村社會群體成員相比,他們的學科專業知識深厚、教育教學技能突出,但他們的法律素養、政策解讀能力、文化領導能力還沒有達到令人信服的高度,這也影響了其參與社會治理的能力。

三、鄉村振興語境下鄉村教師治理角色重塑的策略

 (一)構建以村民自治為核心的治理體系,營造新時代鄉村治理場域

當前鄉村基層治理出現的村干部選舉賄選拉票現象、干部貪腐等問題,表明現行鄉村社會治理模式還遠未達到“善治”的目標,這與鄉村教師缺位于鄉村治理有著一定關系,因為大部分鄉村精英抽離鄉村,在鄉村知理懂法之人較少,對村干部缺乏有效監督和有力牽制,使權力被濫用。因此,重構當前鄉村治理模式,為鄉村教師拓寬參與社會治理的渠道,達成“善治”目標,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關鍵。

“善治”的真正實現必須以民主合作為基礎,形成多元主體共治格局,多元共治能夠克服單中心治理方式的缺陷。村民自治是實現多元共治的主要渠道,《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為村民自治的構建提供了政策依據,文件指出:“堅持自治為基,加強農村群眾性自治組織建設,健全和創新村黨組織領導的充滿活力的村民自治機制?!e極發揮新鄉賢作用。推動鄉村治理重心下移,盡可能把資源、服務、管理下放到基層。繼續開展以村民小組或自然村為基本單元的村民自治試點工作。加強農村社區治理創新?!痹凇蛾P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指導下,村民委員會應盡快建立起以村民自治為主要形式的多元共治治理模式,讓更多有志于鄉村建設的精英人才貢獻自己的才智。尤為重要的是,在鄉土精英抽離的情況下,村民自治模式能為扎根于鄉村、有知識、有文化、有情懷的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搭建平臺,最終實現鄉村的有效治理。

(二)加強制度建設,完善鄉村社會場域的規則體系

為了使鄉村教師真正參與到鄉村社會治理中去,相關部門不僅要創新鄉村治理模式,為其搭建參與平臺,還需要加強相關制度建設,為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提供足夠的制度支持,調動其積極性。

1.國家和地方政府制定的教育法律規章中,明確其參與社會治理的責任

教師作為知識分子的代表,作為先進文化的傳播者,其文化引領作用不能僅僅體現在學校范圍、教育領域,應該讓他們到更廣闊的平臺去發揮“智庫”作用。因此,在我國教育法律規章的制定、修改過程中,應該加入相關條款,從法律層面為教師參與社會治理提供依據,只有這樣,鄉村教師參與鄉村社會治理才能成為理所當然之事,而不被當地基層干部認為鄉村教師是在“多管閑事”,同時,法律層面的相關規定,無形中會促使鄉村教師在內心深處生發出參與社會治理的責任意識。

2.教育行政部門應制定激勵政策,調動其參與社會治理的積極性

激勵政策是促進責任主體完成其義務的重要保障舉措,為了保障鄉村教師有效參與鄉村治理,教育行政部門應該制定相應的激勵政策,提高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的積極性。一是完善職稱評定、福利待遇等制度,增設激勵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工作的條款。例如,職稱評定制度中,在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教育行政部門可以將參與鄉村社會治理頻次作為鄉村教師優先評聘的條件;在教師住房分配制度中,教育行政部門可以將鄉村教師參與社會治理作為考核條款等。二是設立榮譽制度。對于那些在鄉村學校終身從教,且經常參與鄉村治理的教師,當地教育行政部門可以建立鄉村教師榮譽制度,給予他們物質和精神上的雙重獎勵。三是給予經濟補助。當地鄉鎮政府可以制定相應財務管理制度,對參與鄉村治理的教師給予經濟上的補助。

3.各級學校應建立鄉村教師培養與選聘協同機制,強化鄉村教師的鄉土情懷

首先,地方高校要創新師范生招生和培養體系,讓更多有鄉土情懷的師范生回到鄉村社會工作。一是地方高校應擴大農村定向師范生培養規模,為熱愛鄉村教育事業的農村學生回到農村工作創造條件,為鄉村建設輸送精英人才;二是地方師范院校要創新課程設置,增設有關鄉村建設、鄉村文化主題的選修課程,培育師范生愛家鄉、愛鄉村的情感,使其樹立建設家鄉、建設農村的理想。其次 ,鄉村學校在教師選聘上應主要傾向于農村生源的師范院校畢業生,因為“農村來源的師范生偏于保守且具有鄉土回歸情節,普遍把教師作為終生職業,發生跨區域流動的可能性較小,具有穩定性的特征”。這些畢業生生于鄉村,長于鄉村,鄉土情懷相對濃郁,能發現和感受鄉土文化的獨特價值,有植根于鄉村的社會交往圈子,了解鄉村少年的生活背景和生活經驗,熟悉鄉村教育的特殊性并能較快適應??梢哉f,在相同的待遇條件下,最有可能在鄉村扎根教育事業的是來自本鄉本土的師范人才。

(三)鄉村教師應樹立鄉村振興責任意識,提升參與社會治理的文化資本

鄉村教師治理角色的重塑,不僅需要相關部門的制度支持和平臺搭建,關鍵在于鄉村教師自身的價值理念,因此,鄉村教師樹立鄉村振興的責任意識是其治理角色能夠重塑的內在要素。鄉村教師樹立鄉村振興的責任意識,首先,需要提升自身的政治素養,鄉村教師通過積極參加職后培訓,以課程學習的形式凈化自己的思想,培育家國情懷。通過“學習強國”等網絡平臺,了解國家政策,學習文化知識。

鄉村教師不僅需要具有參與鄉村治理的責任意識,還需要具備參與鄉村社會建設的能力和資本。鄉村教師與身處鄉村治理場域的其他行動主體相比,其優勢在于具有以知識為核心要素的文化資本,這種文化資本不是先天的,而是需要通過后天努力不斷積累的,為了使自身的文化資本更具有交換價值,鄉村教師需要不斷提升自身的知識素養。鄉村教師的個人知識是鄉村教師個人體驗、經驗與信念的統一體,其實質性地主導著鄉村教師在教育實踐中的各種教育決策和教育行為。在鄉村教師自我成長中,素養結構中的學科專業知識雖然是核心要素,而相對平衡的知識架構則是能力素養形成的路徑。因此,鄉村教師欲實現有效參與社會治理的目標,不僅需要具有以教育教學知識為主的專業知識架構,還需要具備以鄉村社會知識為核心的背景性知識架構。

現行的鄉村教師職后培訓比較注重教育教學理論提升和教學技能提高兩個方面,課程內容設計缺乏指導鄉村教師在鄉村社會場域行動的背景性知識,因此,負責教師培訓的相關部門在鄉村教師培訓課程設計與開發方面,應在教師教育通識課程開設的基礎上,設計和開發鄉土課程。鄉土課程要緊密聯系鄉村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的實際,突顯地域化、本土化、生活化的特點,將本土的自然風光、風俗習慣等教育資源、文化資源作為主要的課程資源進行規劃設計。鄉土課程在教師職后培訓中的開設會加深鄉村教師對鄉村生活的了解,進而使其對鄉村文化形成認同,掌握參與鄉村治理的方法。正如陶行知在《中國鄉村教育之根本改造》中提出的:“鄉村教師要有農夫的身手,科學的頭腦,改造社會的精神?!?/span>

本文來源于《中國教育學刊》2020年第五期,圖片來源于網絡,僅作分享交流用。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若轉載請注明出處。

轉載請注明出處:教育信息網,如有疑問,請聯系(913415906)。
本文地址:http://www.011134.live/post/22049.html

添加回復: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腾讯麻将怎么打 江苏11选5遗漏号查询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有法律规定吗 信投配资 吉林11选五规则 双色球福彩下载 云南ll选五前三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 陕西快乐10分助手下载 江苏11选5前三直开奖结果